<output id="qrnkh"></output>

<table id="qrnkh"><ruby id="qrnkh"></ruby></table>
    1. <p id="qrnkh"><strong id="qrnkh"><xmp id="qrnkh"></xmp></strong></p>

      中能建控股集團有限公司

      業務資訊
      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業務資訊

      世界最深地下實驗室里,他們在尋找暗物質的絮語

      發布日期:2022-02-09 信息來源:科技日報

         “90后”景明坤已在中國錦屏地下實驗室工作了快7個年頭。

        本科從成都理工大學畢業后,他就扎進了這座深山里的實驗室,成為清華大學錦屏實驗室項目的科研助理。這是景明坤讀大學時“想都不敢想”的一份工作——在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中,和科研人員一起,尋找暗物質。

        要找到暗物質,要求苛刻。我們生活在宇宙射線的背景音中,不同粒子發出不同聲音。但暗物質,幾乎不發聲。

        中國錦屏地下實驗室提供了一個足夠安靜的環境。它坐落于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錦屏山交通隧道中部,是目前國際上宇宙射線通量最低的地下實驗室,也是全球巖石覆蓋厚度最深的地下實驗室。

        科研人員在此,試圖屏蔽掉一切已知的噪聲,打造足夠靈敏的耳朵,聽到暗物質的絮語。

        景明坤的日常工作,是檢測各類樣本的輻射本底。每種材料其實都自帶輻射,也就是自帶噪音。最近這段時間,工作量挺大。中國錦屏地下實驗室在“擴容”,各類建筑材料持續送到景明坤手中:水泥,鋼筋,磚塊……每一種,都要通過檢驗后,才能正式投入實驗室建設。

        2021年12月份,景明坤測了110份材料,每份材料測量耗時約3個小時,他每天在實驗室待10小時以上。

        對檢測流程,景明坤已經熟諳于心:拿到樣本材料,攪拌至均勻,放入樣品盒中,裝滿壓實;放入儀器,進行基礎數據的測量。儀器工作時,景明坤就在電腦上草擬報告;之后,提取儀器給出的能譜圖中的關鍵信息,進行模擬計算,得到最終數值;將數值和基準值進行對比,判斷材料是否合格。

        2021年,景明坤在山里住了10個月。生活足夠簡單,基本是宿舍、食堂、實驗室三點一線,他喜歡這種狀態。

        和錦屏結緣,源于一次“陪同”。

        2015年4月,景明坤快畢業了,他已經如愿在老家四川綿陽找到了工作。當時,同學看到中國錦屏地下實驗室的招聘啟事,喊他陪著一起去“轉一轉”。“沒去過涼山,畢業前又沒什么事,就去了,當旅游嘛。”景明坤和同學先到西昌,再坐兩個多小時的車,“探訪”了錦屏地下實驗室。

        之后,跟所有和“陪考”有關的故事一樣,同學沒選擇錦屏,但景明坤決定留下。

        這份工作顯然沒有滿足景明坤“離家近”的需求。光從西昌到綿陽,如果坐火車,就要花十幾個小時。

        但景明坤覺得適合他。他本科學的是核工程與技術,專業對口;工作內容也“高大上”,父母說了,這可是為國家作貢獻。景明坤不喜歡和太多人打交道,更喜歡獨處。在錦屏,他這顆喜歡孤獨自轉的星球,算是找到了能容納自己的浩瀚宇宙。

        其實,為中國錦屏地下實驗室工作的人并不少。有科研人員、現場工作人員、工程管理人員和行政團隊……實驗室建設之初,是清華大學與雅礱江流域水電開發有限公司的合作項目;2019年,正式啟動了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項目建設,中國錦屏地下實驗室成了國家級平臺?,F在,雅礱江流域水電開發有限公司成立了錦屏地下實驗室管理局,有更多人為科研項目的順利運轉提供全方位保障。

        不過,和大家相處起來都很容易,在這里,人與人打交道,沒有那么多彎彎繞繞,這讓景明坤覺得放松。

        以前,景明坤連擰螺絲都不太會;但到了實驗室,很多設備要自己裝、自己調。他迅速上手,學會了獨當一面。“現在,你能在修理鋪子、加工車間看到的工具,我基本上都會用了。”日常使用的電鉆、扳手、錘子、鉗子、起子,對他來說已經不在話下。

        中國錦屏地下實驗室已經產出過一些國際前沿的研究成果,暗物質探測團隊在一步步縮小暗物質可能的藏身范圍。“我有時也會想,那些厲害成果的背后,也有我的一小份力量。所有材料,沒有我的檢測,就沒有辦法入場,我覺得自己竟然是比較重要的一環。”景明坤笑著說,“這么說是有點夸大自己的作用了,但是你得肯定自己的存在嘛。”

        畢竟,在探索宇宙前沿這個宏大課題面前,人類難以避免地會覺得自己渺小。

        現在,中國錦屏地下實驗室正在進行二期擴建,未來可用空間會從之前的4000立方米增加到30萬立方米??蒲腥藛T期待它將來變成全球深地科學研究中心,到時,不同的團隊,帶著各自待解的謎題,匯聚于此。

        “以后會有更多任務,更復雜的工作。我也要提升自己,去面對更多挑戰。”虎年即將到來,景明坤沒有什么特別的愿望,就想踏踏實實,把工作做好。

        春節期間,仍有工作人員留守這座埋深2400米的地下實驗室。在這里,他們聽虎年的腳步,也聽宇宙萬物的聲音。(記者 張蓋倫)
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[ 責編:趙宇豪 ] 

      媒體垂詢

      E-mail:ZNJ@chinaech.com

      国产原创无码精品视频

      <output id="qrnkh"></output>

      <table id="qrnkh"><ruby id="qrnkh"></ruby></table>
      1. <p id="qrnkh"><strong id="qrnkh"><xmp id="qrnkh"></xmp></strong></p>